商标案例 | 多次侵权VANS条纹商标,法院一审参照惩罚性赔偿精神判赔100万元

来源:知产宝 21-06-15

范斯公司与浙江凯邦鞋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裁判文书摘要

案号
(2020)浙0381民初11073号
案由
侵害商标权纠纷
合议庭
审 判 长 林 孟
人民陪审员 彭 蕾
人民陪审员 郑慕杰
书记员林 乐
当事人
原告:范斯公司(VANS,INC.)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晏明、黄雷舒琪,广东敦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凯邦鞋业有限公司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斌、黄银龙,浙江安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裁判结果
一、被告浙江凯邦鞋业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范斯公司第8606383号“图片”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二、被告浙江凯邦鞋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范斯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合计1000000元。
裁判时间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涉案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七条





图片

裁判文书

图片

中华人民共和国

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浙0381民初11073号


当事人


原告:范斯公司(VANS,INC.),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加利福尼亚州科斯塔梅萨市南海岸大道**。

诉讼代表人:伊丽莎白·斯托克斯蒂尔(ElizabethStockstill)。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晏明,广东敦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雷舒琪,广东敦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凯邦鞋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瑞安市仙降街道翁垟工业区社会信用代码:91330381715499909E。

法定代表人:李秀铤,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斌,浙江安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银龙,浙江安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范斯公司与被告浙江凯邦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邦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10月2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20年12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范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晏明、黄雷舒琪,被告凯邦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秀铤及委托诉讼代理人黄银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范斯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第8606383号“图片” 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二、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三、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审理过程中,原告变更第二项诉讼请求为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包含维权合理支出)。

事实和理由:

一、原告及其注册商标的基本情况

原告是全球知名的运动潮鞋类品牌生产厂商,在国内外市场享有广泛的知名度,其在中国已经将相关商标合法予以注册,受到法律保护。原告经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核准,于2011年9月14日取得第8606383号“图片” 商标,核定使用在第25类的鞋等商品上,且在有效期内,受法律保护。原告通过自行生产或授权生产等方式在鞋、服装等商品上大量使用前述注册商标,并进行大量的宣传,使得前述注册商标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经济价值。

二、被告实施的侵权行为

2017年9月6日,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到被告的经营场所进行检查,现场查获被告生产的带有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的标识的鞋子,共计1950双。2017年11月14日,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被告的行为出具了瑞市监处字【2017】106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年9月16日,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到被告的经营场所进行检查,现场查获被告生产的带有“图片”标识的鞋子,共计930双。2019年12月6日,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被告的行为出具了瑞市监处字【2019】175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年10月23日,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到被告的经营场所进行检查,现场查获被告生产的带有“图片”、“图片”标识的鞋子540双,带有“图片”标识的鞋帮1200个。被告侵权情节严重,侵权恶意明显,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被告作为专业的鞋类产品生产商,故意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及近似的商标,造成消费者混淆,具有明显的侵权恶意,严重侵犯了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侵权恶意明显,且重复多次侵权,应予以惩罚性赔偿。

被告辩称


被告凯邦公司辩称:对原告起诉的被告受到市场监督管理部分查处的事实无异议。但事实是被告并不了解原告的商标,只是将上述图案作为鞋子的装饰使用,相关图案与原告的商标也不相同,原告的商标也没有很大的知名度。

法院查明


经审理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范斯公司系第8606383号“图片”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核定使用在第25类的鞋等商品上,现均在注册有效期内。该注册商标经过范斯公司长期地宣传和使用,具有较高的知名度。

凯邦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成立于1999年9月22日,经营范围为鞋制造、加工、销售。

2017年9月6日,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到被告的经营场所进行检查,现场查获被告生产的带有图片标识的鞋子,共计1950双。2017年11月14日,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被告的行为出具了瑞市监处字【2017】106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侵权鞋子并处罚款54600元。2019年9月16日,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到被告的经营场所进行检查,现场查获被告生产的带有“图片”标识的鞋子,共计930双。2019年12月6日,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被告的行为出具了瑞市监处字【2019】175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停止侵权,没收侵权鞋子并处罚款41850元。2020年10月23日,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到被告的经营场所进行检查,现场查获被告生产的带有“图片”、“图片”标识的鞋子540双,带有“图片”标识的鞋帮1200个。

另查明,范斯公司为制止本案侵权行为支出了调查费、律师费、差旅费等费用。

上述事实,由商标注册证、公证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当事人提交的其它证据,真实性难以确定或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

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涉外商标权侵权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之规定,知识产权的侵权责任,适用被请求保护地法律。因本案所涉商标权的被请求保护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故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原告范斯公司系第8606383号“图片” 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该些商标尚属保护期限内,法律状态稳定,其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之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行为,以及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中,被诉侵权产品系鞋子,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中的鞋属于同一种商品。被诉侵权产品在鞋面上突出使用“图片”、“图片”、“图片”等标识,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使用行为。被告生产的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标识,与原告第8606383号“图片”注册商标相比较,其中使用的“图片”标识与第8606383号注册商标相同,使用的“图片”、 “图片” 标识与第8606383号注册商标,二者在整体构图、线条形状等方面基本相同,仅线条末端存在细微差别,构成近似且足以混淆。被告凯邦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相同及近似的标识,构成对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被告辩称相关图案仅作为装饰,并非使用商标,与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赔偿数额,由于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以及商标许可使用费的数额,故本案应当适用法定赔偿,但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对被告多次侵权的严重情节予以充分考虑。具体,本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原告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同时还注意到以下事实:1.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较高;2.被告于2017年及2019年因侵犯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被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停止侵权、没收侵权物品并处以罚款之后并未停止,仍在2020年10月份生产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侵权主观恶意明显,侵权情节严重,应参照惩罚性赔偿的精神,加重赔偿责任;3.原告为制止本案侵权行为支出了调查费、律师费、差旅费等费用,应予酌情认定。据此,本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确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合计1000000元。

裁判结果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浙江凯邦鞋业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范斯公司第8606383号“图片” 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二、被告浙江凯邦鞋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范斯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合计100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3800元,由被告浙江凯邦鞋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范斯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浙江凯邦鞋业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林 孟
人民陪审员 彭 蕾
人民陪审员 郑慕杰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林 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