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淡薄的商标申请注册意识 ——从马云的“达摩院”说起

来源:商标审查协作广州中心 19-03-19

审查员手记重启,翻出了自己二年前的一篇旧文章,仔细阅读一遍,现在拿出来也能表达当时所想,那就从马云的“达摩院”开启我的审查员手记吧。

2017年10月,在杭州云栖大会上,马云高调宣布,未来三年将投资1000亿元人民币,建设进行基础科学的颠覆式技术创新研究的全球研发项目“达摩院”。消息一出,旋即引起广泛关注,一场作秀,一场闹剧,亦或有一个传奇,业内人士众说纷纭。作为商标审查员的职业习惯,我第一反应就是“达摩院”是否可以作为商标注册使用?是否已有他人在先注册成功?

一番检索,2017年10月,商标局共收到几十个申请人在不同类别共90件“达摩院”商标的申请,其中包括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历史数据库中2006年申请的一件“达摩院”商标,以佛教用语用作商标使用易产生不良影响驳回。首先,“达摩院”能不能作为商标注册呢?百度百科解释:达摩院是菩提达摩祖师修禅练武的地方。一般大众对“达摩院”的理解也是与宗教有关。《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对其他不良影响解释为:商标的文字、图形或者其他要素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的。其判定应考虑社会背景、政治背景、历史背景、文化传统、民族风俗、宗教政策等因素,并考虑商标的构成及其指定使用的商品和服务。所以“达摩院”能否作为商标使用注册,有待讨论。其次,在先90多件的申请,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达摩院”申请日期并不是最早的,所以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达摩院”在在先申请和同日申请的障碍下,会谱写出怎样的注册之路呢?

一个计划三年投资1000亿的全球工程,一个雄心勃勃要集聚全球最顶级人才的研究院,一个准备研究全人类最先进技术的团队,一个期许最少经营85年的项目,一个有着强大知识产权团队的企业,在没有做好相关知识产权准备工作,就各种媒体大肆宣传,不得感慨:有钱,就是任性的资本。假设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知识产权团队从有了“达摩院”这个设想开始,就申请“达摩院”商标,最起码可以避免别人的在先抢注,节省一定的经济、时间成本。其实,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比如“旅行青蛙”、“金拱门”、“答案茶”等等,都没有在先提前申请注册,而是在已经做了一定宣传、被相关消费者熟知后,才开始考虑申请注册商标,已经不乏他人在先提交注册申请,导致商标的申请注册之路变得漫长艰难。

商标作为一种重要的知识产权,是现代企业重要的战略性资源和参与市场竞争的强大武器。商标局于2017年4月起将商标注册收费标准降低50%,由此前的600元降至300元,大幅降低商标申请成本,同时增开地方商标受理窗口,开通地方商标受理窗口网上申请权限,增设个人网上申请自助终端,扩展受理商标业务范围,鼓励各行各业申请注册商标。但商标申请注册是自愿行为,从“滴滴打车”深陷商标纠纷,到“摩拜单车”一波三折的商标之路,好想大声疾呼:拿什么拯救淡薄的商标申请注册意识。与商标申请注册意识淡薄相对应的,是各种“商标贩子”敏锐的市场嗅觉和高涨的投机意识,是恶意注册的日益猖獗。尽管商标确权行政机关及各级商标确权法院机关积极改革,不断强化制度建设,大力打击恶意、囤积等不当注册,但只靠这样被动的保护,单方面的努力,并不能做好知识产权保护、品牌战略这件大事。所以,从商标保护到品牌强国,除了制度建设,更需要广大市场主体商标申请注册意识的养成和提升。

(作者:任艳,商标审查协作广州中心审查三部临时副负责人)